琅琊榜经典语句

 时间:2014-10-20 12:17:28 贡献者:恶魔鬼才

导读:“因为经历过生死的人, 就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归来的,只在一个世界里生活 过的人,是很难和他们一样的„„” “他天性不善权谋,这又有何妨,不是还有我吗?那些阴暗的,沾满血

[转载]琅琊榜经典台词
[转载]琅琊榜经典台词

“因为经历过生死的人, 就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归来的,只在一个世界里生活 过的人,是很难和他们一样的„„” “他天性不善权谋,这又有何妨,不是还有我吗?那些阴暗的,沾满血腥的事我 来做好了, 为了让恶贯满盈的人倒下,即使让我去朝无辜者的心上扎刀也没有关 系,虽然我也会因此而难过,但当一个人的痛苦曾经超越过极限的时候,这种程 度的难过就是可以忍耐的了„„” “„„我已经是他心上的一道伤疤„„那个威胁和利诱他踏上夺嫡之路的,不 过是个名叫苏哲的陌生人罢了„„” “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不仅他 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 “也许在十二年前那场寒冬的雪中,心凉了,血也凉了,但那些烙入骨髓里的东 西,是不是也凉了?” “还希望殿下不要怜他之苦,过于溺宠。

就送入军营磨练,让他早些知道什么是 男儿慷慨,不要像我这样,只余满腹机谋„„” 刹那间仿佛时空流转,回到那青春放纵的岁月,自己在草场上赤膊驯服烈马,黄 沙尘土在马蹄下飞扬,景琰在栅栏外凌空甩来酒囊,一把接住仰首豪饮,酒液溅 在胸前,父亲走进来,笑着揉自己的头,用手帕轻轻地擦拭„„ “殿下只需要与他们真诚相交就行了,如果想算计他们什么,让我来做。

” “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有好的结局,即使这个结局里,不会有我的存 在„„” “谁会想要回头呢?”他淡淡道。

“七万男儿,天地为墓。

” “你很怕冷吗?” “是„„我很怕冷„„” “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我们也能知道„„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我才越是知 道„„” “已经错过的岁月, 和已经动过的心, 都像是逝去的河水, 永远也无法倒流。

” 纵然将来儿女成行,鬓白齿松,林殊哥哥也依然是她的林殊哥哥。

“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

唯有在轿身轻晃起步的那一刹那间,梅长苏才听到了这位昔日英杰的一声长长 叹息。

叹息声幽幽远远,仿佛已将满腔的怀念,叹到了时光的那一边。

“因为他现在心无杂念,夺位目前来说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为他所 做的一切, 他只需要判断是否对夺位有利就行了。

至于这些事对梅长苏本人会造 成什么样的后果,他根本不必在意。

” 梅长苏语意冷绝, 但眸中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伤感的笑意,“可一旦他知道我 就是林殊,优先顺序便会调换过来,他会忍不住想要保全我,要为我留后路,这 样做起事来,难免缚手缚脚,反而相互成为拖累„„” “很多事,我不能让景琰和我一起去承担。

如果要坠入地狱,成为心中充满毒计 的魔鬼,那么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景琰的那份赤子之心一定要保住。

” 那是曾经跃马横刀的手,那是曾经弯弓射大雕的手。

如今,弃了马缰,弃了良 弓,却在这阴诡地域间,搅动风云。

“飞流,”他抓紧了少年的手,喃喃道,“一个人的心是可以变硬的,你知道 吗?” “飞流,”他轻拍着少年的头,喃喃道,“我的太奶奶,终究还是没能等到我回 去„„” “我会的这种,是我太奶奶教给我的„„小时候,她常常给我折纸人、纸鹤什 么的,可我当时还觉得不喜欢,总想要从她身边溜走,跑出去骑马„„” “„„上次见太奶奶,她拉着我的手叫小殊,不管她是真的认出来了,还是糊涂 着随口叫的, 总之她心里一定是记挂着小殊,才会喊出那个名字„„我一直盼她 能够等我,现在连这个念想也没有了„„” “是吗?”梅长苏眼角水光微闪,唇边却露出了温暖的微笑,“我这几天,也 常常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每次闯祸,都是太奶奶来救我,后来爹爹发现只要 不打我,太奶奶就不会插手管得太过分,所以就想了些虽然不打,但却比责打还 要让我受不了的惩罚方法„„” 已经流逝的那段过去就像粘软的藕丝,虽然被萧景琰无意中牵在了手里,但却 因为太细太透明,所以永远不会被他看见。

霁月清风,疏阔男儿 可是„„萧景琰唯一的谋士也是不称职的。

他被过去所局 限, 他有着和看重军中袍泽之情的萧景琰同样的弱点,所以他阻止不了错误的决 定,甚至他自己也会义无反顾地踏上错误的道路。

静妃望着儿子微微颤抖的背影,眸色哀婉,“失去的永远不能再找回,就算小 殊真的能回到这世间,只怕也不是当年的小殊了„„” 他的朋友,那个从小和 他一起滚打,忆起习文练武的朋友;那个总是趾高气扬风头出尽,实际上却最是

细心体贴的朋友;那个奋马持枪,与他在战场上相互以性命交托的朋友,那个临 走时还笑闹着要他带珍珠回来的朋友,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南海亲采的那颗明珠, 还在床头衣箱的深处清冷孤寂地躺着。

可是原本预定要成 为它主人的那位少年将军,却连尸骨也不知散于何处。

十三年过去,亡魂未安, 污名未雪,纵然现在自己已七珠加身,荣耀万丈,到底有何意趣? 梅长苏脸上 露出温柔的微笑,而聂锋却只看了一眼,便猛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那不是林殊的 笑容,那不是记忆中充满了勃勃青春气息的,世上最张扬的笑容。

疯狂到想要去寻找那永远不能再找回的亡魂,疯狂到想要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影重合在一起。

然而结局,只是一片冰冷如雪的失望。

他此刻只觉耳边一阵阵 嗡嗡作响,什么声音也听不进去,许多曾被忽视的画面逐一回闪,仿若利刃般一 下下砍在他的心头。

那个人说: “你是我择定的主君„„” 那个人说: “庭生, 我会救你出去„„” 那个人捻动着被角沉思,那个人随手拔出他的腰刀„„ 那个人筑了一条密道每 日为他煎熬心血,那个人在病中模模糊糊地念着:“景琰,别怕„„” 深宫中的母亲那么情真意切地叮嘱自己“永远也不要亏待苏先生”,说了一次 又一次,却没有引起应有的警醒;当自己觉得长兄好友都在天上看着时,他其实 却在身边,努力铺设着每一步的路„„ 林殊是谁?林殊是他骄傲张扬、争强好 胜,从不肯低头认输的知交好友;是那银袍长枪、呼啸往来,从不识寒冬雪意为 何物的小火人;是喜则雀跃、怒则如虎,从未曾隐藏自己内心任何一丝情感的赤 焰少帅„„ 可梅长苏又是谁呢?他低眉浅笑,语声淡淡,没有人能看透他所思所想;他总是 拥裘围炉,闪动着沉沉眸色算计险恶人心;他的脸色永远苍白如纸,不见丝毫鲜 活气息,他的手指永远寒冷如冰,仿佛带着地狱的幽凉。

可当新任太子一步一步踏上东宫主殿的白玉石阶时, 他突然觉得是在踏着朋友咬 牙支撑的脊背。

他们以前直并肩成长,他们一起赛马,一起比武,一起争夺秋 猎的头名,一起上战场面对烈烈狼烟;他们前锋诱敌,被数十倍的敌军包围时, 一起背靠背杀出血路。

骄傲而又任性的林殊不能想象, 有一天景琰会奔过来扶住自己软泥一样虚弱无用 的身躯, 用同情和怜惜的声音说: “小殊, 你没事吧?”不能想象, 也不能接受。

死神的黑袍常年覆在他的身上,那般阴冷,那般真切,真切到他根本无法向少年 描述,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

“长苏从没考虑过这最后一条保命的活路,但他保住的却是他在这世上最最看 重的兄弟之情„„性命和道义,得此就会失彼,愿意选择哪一边,只是看自己的 心罢了。

” 明明什么呢,明明已经命若游丝,明明每日已殚精竭虑,可为什么依然想要承 担所有的重负,熬尽所有的心血?

梅长苏的盲点在于,当他为了亡魂,为了旧友,为了生死相依的兄弟一点一点凌 迟自己生命的时候, 他忘了别人也会为了他而揪心,忘了当朋友们眼睁睁看着他 不停牺牲时, 心里地那种愧疚与疼痛。

可是今日这薄薄一巾所展露出来的真相, 却是与他个人的身世之痛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地狱,一个更深更黑、更卑劣更无 耻的地狱,一个充满了血腥、冤恨、阴惨和悲愤的地狱。

在这个地狱的炼炉中, 埋葬了一代贤王, 一代名帅和七万忠魂,埋葬了当年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 年,也埋葬了无数人心中对于理想和清明的希望。

“真相,真相原本就是如此。

”静妃的目光如同有形一般,直直地刺入梁帝的内 心,“陛下是天子之尊,只要您不想承认今天所披露出来的这些事实,当然谁也 强迫不了您。

可即使是天子,总也有些做不到的事,比如您影响不了天下人良心 的定论,改变不了后世的评说,也阻拦不住在梦中向您走来的那些旧人„„” 如果面前站着的是林殊, 一切自然顺理成章,没有人会想要阻止林殊上战场的, 他是天生的战神,他是不败的少年将军,他是赤焰的传奇、大梁的骄傲,他是最 可信任的朋友, 最可依赖的主将„„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再坚韧的心志和强悍 的头脑也抵不过病体的消磨, 只要一想起他病发晕迷的那一夜,萧景琰的心便会 揪成一团,不管怎么说,梅长苏终究不再是林殊了„„ “人总是贪心的,以前只要能洗雪旧案,还亡者清名,我就会满足,可是现在, 我却想做的更多,我想要复返战场,再次回到北境,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尽 可能地复活赤焰军的灵魂。

蔺晨,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却能在最后选择林 殊的结局,这于我而言,难道不是幸事?” “林殊虽死,属于林殊的责任不能死。

但有一丝林氏风骨存世,便不容大梁北 境有失,不容江山残破,百姓流离。

” 想那日束发从军,想那日霜角辕门。

想那日挟剑惊风。

想那日横槊凌云„„ 流光一瞬,离愁一身。

望云山,当时壁垒,蔓草斜曛„„ 到来时素颜白衣,机 诡满腹,离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两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换了江山,唯一不 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